世界第一可愛小天使

關於部落格
目前以おそ松さん為主軸~
本命/カラ松 西皮/一カラ
也有布布與其他動漫的文章


*因為天空改版的關係,舊文章格式全亂了,有時間會在做整理,在這之前請大家忍著點吧(?)
  • 121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松 一カラ (警ブル)】屬於我的怪盜 06

  「對啊!你等等喔!我馬上煮好給你喝。」
  「不需要!」聞言,一松憤怒大吼。「我不喝。」
  カラ松抿著嘴。早知道一松會生氣,但當下被發脾氣他還是有些不甘。
  即使如此,カラ松還是想試著安撫一松,勸勸他。「…一松,乖,這是怪盜先生辛苦為你帶來的。他為了讓你能早日康復,還受傷了…」
  「我又沒有拜託他!」怒火攻心,一發不可收拾,一松已經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我的身體怎麼樣又不關他的事!他會受傷也是他自己雞婆幫我擋子彈!我又不是他的什麼人,他幹麻這樣自討苦吃!以為這樣對我,我就會感恩他嗎?就算這東西是他冒著生命危險帶來的,我也不會吃!」
  「……」
  面對一松的怒火,カラ松竟是無言以對,只能停下手邊的工作,默默的低下頭。
  現場的氣氛瞬間變的沉靜,讓一松原本的怒火稍微緩和,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對カラ松說了重話。
  「カ、カラ松…」
  「沒事!」カラ松緩緩抬起頭,勉強露出笑容。「說的也是,再怎麼說一松都是警察,怎麼可能會想吃偷來的東西呢?」
  「不…我不是在怪你…」
  他怎麼因為怪盜的事遷怒到カラ松身上?カラ松他沒有錯,他這麼做也是為了自己好,也是為了能讓自己早點恢復健康…
  「沒關係!一松你不用勉強自己。你不喜歡,我就拿去倒掉就好。」
  「不…等等…」
  還來不及阻止,カラ松便關起爐火,端起瓦斯爐上的鍋子,朝著洗手台前進。
  「カラ松!」
  「我完全沒有考慮過一松你的感受,只是自顧自的做自以為是為你好的事…」
  「不對!你沒錯,是我不應該遷怒於你。」
  「……」
  カラ松又再一次沉默,一松也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僅剩液體流入洗手槽中的聲音。
  「對不起。」
  努力想說出更多話,但最多也只能擠出這三個字。一松對自己的表現大所失望,只能轉身離開。
  但就在他踏出第一步時,身後突然一聲巨響,鍋子翻倒了。
  「カラ松!」一松慌張的奔向カラ松。「怎麼了?沒事吧?」
  「沒、沒事!只是沒拿穩把鍋子給翻倒了。」
  「有沒有燙傷?」
  カラ松搖搖頭,但一松還是不放心的探查カラ松的身體狀況。
  「手呢?伸出來讓我看看。」
  「沒事!真的沒事!」
  這次カラ松把話說急了,還刻意把手藏到後頭。一松料中カラ松肯定是燙傷了不想讓他擔心才這麼慌張,馬上拉著他的左手想一探究竟。
  不看還好,看了卻發現他根本不想發現的事…
  カラ松的左手並沒有燙傷,但手臂上卻包著繃帶,令人敏感的位置…
  「…你這裡…怎麼了?受傷?」
  カラ松只是眼神飄移,沉默不語。
  「カラ松……你昨晚在哪?」
  「……」
  「我那時聽到那傢伙叫我的名字了…」
  「……」
  「還有餵我藥酒那一次也是…」
  「……」
  「你被關的那一次,那個怪盜感覺不是本人,像是替身…」
  「……」
  「拜託你快說話啊!快狡辯啊!說你不是那個怪盜!說你們不是同個人!」
  「…一松,唯獨你,我不想對你說謊。」カラ松的雙眸中露出堅定,說明了這並非玩笑話,同時也驗證了一松心中那個一直不想承認的假設之事。
  一松倒抽了一口氣,緩緩往後退。
  沒錯!カラ松其實從來沒有對一松說過他不是怪盜,怪盜ブル也從來沒有對一松說過他不是カラ松。
  雖然在談話之中,他們都會刻意把對方當作第三人稱稱呼,但他們並沒有對一松說過他們不是同個人…
  「果然…我一直以來的感覺並沒有錯…」一松撫著額,崩潰般的失笑。「那天的怪盜ブル是替身,不是本尊。因為本尊就被關在局裡啊!…我卻還喜孜孜的認為我替你證明你的清白了。」
  「一松…抱歉…我其實…」
  「別說!我不想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理由他是知道的。
  憑他們現在的經濟能力,根本無法買起那些高級且稀有的草藥。為了一松的身體,カラ松確實是那種會鋌而走險的人,就算做了不被他所信奉的神明所原諒的事也無所謂,就僅僅是為了自己最愛的弟弟。
  「可惡!你這個混帳!我長久以來所做的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啊!」一松低聲咒罵著。
  「一松…」
  「早知道你就是那個混帳怪盜,而且還把我耍得團團轉,當初你被抓走時我就可以不理你了。」
  「那…一松你現在想抓我嗎?」カラ松緩緩伸出雙手,等著一松銬上手銬。「對!我就是那個混帳怪盜,一直以來把你耍得團團轉的怪盜。現在你查出我的真實身分了,長久以來的追逐戰也結束了,這場比賽是你贏了。」
  「……你別擅自下決定啊!」一松大力拍掉在他面前的雙手。「你又為何知道我會無視對你的感情直接抓你歸案!」
  「你會!因為你是警察!」
  「……」
  是啊!他是警察,眼前是個罪大惡極的罪犯,他長久以來一直想逮捕的怪盜。但是…那也是他最愛的人啊!他怎麼敢親手銬上手銬?
  腦中不斷的思考這兩難的問題,呼吸越來越急促,心臟和血管感覺像揪成一團。
  好痛苦!雖然從以前就是多病的孩子,痛苦什麼的哪沒嘗過。但這次的痛卻是無比的痛苦…連意識都快把持不住。
  「カラ松……我…你…」
  話還沒說完,一松的雙眼不自覺闔上,連站立的力氣都沒了,直接倒地。
  「!!」見狀,カラ松立刻上前扶住一松,不停晃動他的身軀。「一松!!一松,你醒醒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