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可愛小天使

關於部落格
目前以おそ松さん為主軸~
本命/カラ松 西皮/一カラ
也有布布與其他動漫的文章


*因為天空改版的關係,舊文章格式全亂了,有時間會在做整理,在這之前請大家忍著點吧(?)
  • 121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松 一カラ (警ブル)】屬於我的怪盜 05

  為何之前都不用?其實…他心底深處也很怕怪盜ブル就是他心愛的哥哥。為何每次他竊取的東西都會出現在教堂中…也不是沒懷疑過,但他始終不敢承認。
  不過,這一次已經確定他不是カラ松,他便能放手一搏。
  這次的地點是某位富豪的莊園別墅,那裡種了許多稀有藥草,一把就可以賣好幾十萬元。要是全部被怪盜ブル搜刮,恐怕損失的數字是天價。
  「又是藥…」
  他依然盯著預告信,心中的怒火越來越大。想起之前怪盜ブル所說的,他偷的藥物全都被自己吃下肚,身為警部的自己把贓物給吃了…
  「這次!…我說什麼也不會吃!混帳怪盜!」
  他憤恨的敲向桌面,力道之大讓原本還在桌面的預告信飄落至地面。

  他們比預告信所發的時間提早兩個小時到現場,莊園主人帶領他們到種植草藥的玻溫室之中。
  這座溫室是用玻璃打造的,四周全部透明化,一方面可以讓藥草直射到陽光又不怕被強風大雨侵襲,一來也能方便觀看草藥成長的狀況。
  現在,更多了能隨時監控的功能,因為是透明的,不管在裡在外都能一窺四周狀況。而溫室外也早已布置了好幾十個防盜系統,外頭還有許多狼犬看管著。
  儘管如此,一松依然不敢大意。畢竟對方是那個怪盜ブル,會出什麼花招還不知道。
  分配好警力後,一松自己一人堅守在溫室內。這不是自信,而是沒自信。他沒把握自己這次能順利抓到他,因此他才決定在怪盜ブル行竊完畢逃走之後,靠外頭的警力捕抓。

  隨著時間越是接近,一松越是緊張。
  怪了?他是在緊張什麼?他也不是第一次面對他了,為何這次會如此緊張?
  他伸手觸著腰間的槍支,深深吸了一口氣,抬頭望著夜空。
  別墅建造在深山中,空氣很好沒有任何光害,放眼望去整片天空都佈滿著一點點閃亮的星,非常浪漫。
  要不是因為公務,一松很想就這樣在這片星空下好好休息,睡上一覺。最好身邊還有カラ松陪伴…
  恍神中,天際突然一道光芒閃過。
  「流星!?」
  聽說向流星許願願望會實現?
  雖然是個無稽之談,但也不知怎麼的,被這浪漫氣氛引響的一松雙手合十,閉上雙眼。「希望能和カラ松永遠在一……」
  話還沒說完,突然覺得不太對勁…
  一松睜開眼,直盯著那道閃光…怎麼,越來越向這裡接近!?
  「Surprise!!!」
  框啷一聲,溫室的天花板被急速降落的“閃光"擊碎,玻璃散落滿地,設置在附近的警報器也響起,而站在碎玻璃之上的人,卻泰然的卸下身上的降落傘,給一松天真的微笑。
  「哈囉!警部先生~你剛剛是在向我Wishing嗎?」
  「怪盜ブル!!!」好心情瞬間全沒了!
  「想要跟カラ松永遠在一起嗎?你真可愛。」怪盜ブル緩緩接近,捏了一松的臉頰。
  「混帳!」一松甩開對方的手。「你今天來的可真大光明。」
  「嘛!難得你要放手一搏了,我不奉陪就顯得我無情了啊!」
  看樣子對方早就知道一松的決定了。
  只是,怪盜ブル完全沒有戰鬥的決定,還在左顧右盼。「我發出這麼大的聲響,都沒人來?」
  「我早就吩咐他們,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堅守岡位,要是因為你這聲響全部聚過來,豈不是讓你稱心?」
  一松很清楚,要是所有人都一窩蜂的聚過來,就等於給了怪盜ブル逃生之路。全部的人都在這,就代表其他地方都沒有人守著。
  「喔!變聰明了呢!」
  「是你每次的行動都如出一轍,完全沒有變化。」說著,一松拔出槍支。
  見狀,怪盜ブル也是不慌不忙,揮揮他背後的披風,開始移動腳步。
  被逼急的一松朝著怪盜ブル一連開了好幾槍,無奈對方身手敏捷,每顆子彈都輕易閃過。
  一個不注意,怪盜ブル也來到種植區,輕輕鬆鬆的摘下一株不知名藥草。
  「你!」
  「是你一直開槍,我一直躲就不小心到這裡囉!完全是你引誘我到這裡的唷!」怪盜ブル故作無辜。
  「…臭傢伙!」
  「警部!!」
  此刻,突然一個警員闖進溫室內部。「我來幫你了!」
  「喲!來了個不聽話的囉!」看到闖入的警員,怪盜ブル好似愉悅的正在哼著歌。
  「…欸!你!不好好守住自己的崗位到這裡做什麼?」
  「我聽到好幾聲槍聲,卻一直不見警部出溫室,就擔心了。」
  說著,警員也拿起槍,瞄準怪盜ブル開了好幾槍。
  但對方的槍法有些生疏,雖然有瞄準,但扣下板機的衝擊力還是讓他打偏。
  這樣的亂槍打鳥,竟是讓部份子彈朝著一松過去。
  一松的反應神經沒有怪盜ブル這麼好,躲過好幾顆都相當吃力。這就叫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吧!一松默默咒罵著那名警員。
  「一松!小心!」
  突然一聲在他耳邊響起,接著是漆黑的披風擋在他的面前,然後一松見到了血水浸透了部分披風,他的左手臂中彈了。
  「欸!你…」
  「沒事吧!有被打到嗎?」
  怪盜ブル視線微傾,瞄著後面的一松。
  因為剛剛的突發狀況,讓一松還沒整理好情緒,只是緩緩的回答:「…沒事。」
  「沒事就好。」他轉過身來,輕輕微笑並拍拍一松的頭。「你可是要抓我的人呢!怎麼可以這麼不小心?要是受傷了還有誰能來抓我?」
  「……你!你為什麼要…」
  「嗯?為什麼呢?」他歪了頭,依然笑著。
  「少跟我打哈哈!」
  「原因你自己很清楚吧!親‧愛‧的!」他伸出右手食指,輕輕點了一松的唇。
  這舉動讓一松腦海突然浮現出那時接吻的景象,整張臉又是大紅。
  「好啦!你親愛的哥哥已經把水煮滾等藥草了,我先回去囉!這藥你可要乖乖吃啊!畢竟這次可是我帶傷拿到的。」
  就在一松還在發楞時,怪盜ブル吻了一松的額,好似相好了逃跑路線後,立刻向樹林衝去。
  「那傢伙!…連誰管哪都知道了!」一松緊皺著眉不停搓揉方才他吻之處。
  看樣子他連哪個警員負責哪個區域都調查清楚了,只要有哪個警員跑離站崗之位,他就向那個地方逃出。
  「…警部,抱歉…都是我…」
  「…」一松沒少瞪了那個警員。「算了!至少這次傷到他了。」
  雖然是為了他而受傷的……想起來真不是滋味!居然讓最討厭的人保護了。
  該死的…心又在絞痛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