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可愛小天使

關於部落格
目前以おそ松さん為主軸~
本命/カラ松 西皮/一カラ
也有布布與其他動漫的文章


*因為天空改版的關係,舊文章格式全亂了,有時間會在做整理,在這之前請大家忍著點吧(?)
  • 121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松 一カラ (警ブル)】屬於我的怪盜 03

  溫柔的聲音讓一松煩躁的心瞬間減去一半,見到カラ松從門外探頭望著一松那親切的微笑更讓他的心情更加愉悅。
  看樣子不用撞牆就可以忘卻煩惱,這還多虧了只屬於他的大聖母。
  「早餐已經好了喔!快來趁熱吃吧!」
  「嗯…」
  待カラ松調頭離開房間回餐廳繼續打理雜事,一松雀躍下床,稍微做個簡單的盥洗,馬上跟著到餐廳。
  「今天也是一松最愛的喔!」
  見一松到來,カラ松的笑容更加燦爛。
  啊啊!明明每天都是這樣看著他這個笑容,卻怎麼也看不膩呀!好希望這樣的笑容只屬於他自己的。
  看著他的笑容看到失神,一松不自主的伸出手,輕觸カラ松的臉頰,眼神越來越接近。
  意外的,カラ松沒有任何抗拒,好似再配合一松般動也不動,等待他接近。
  等到一松回過神時,他們兩人的雙唇已經緊緊貼上。
  一松嚇的瞪大了眼,馬上將カラ松推開。
  「對、對不起。」
  「…」カラ松不發一語,只是一直望著一松好一段時間。
  完了,他肯定嚇到了吧!還是生氣了?比起カラ松大發雷霆,這種沉默的氣氛反而讓一松更加緊張。
  兩人對看許久,カラ松才又再一次將微笑掛上。「沒事的喔!一松。」他走上前,舉起雙手將一松抱入懷中。
  「你…」
  居然對他說沒事?他們兩人可是接吻了耶!而且他們是同性又是兄弟,這樣的行為身為神父的他能容忍嗎?難道カラ松其實對他也…
  不!依他對カラ松的了解,對方肯定是包容了他的行為,就如同聖母一樣包容萬物,包括一松那扭曲的感情。
  雖然沒讓カラ松不高興,カラ松更是樂意接受他的感情,但這不是他想要的!
  「我不要你這種包容!」一松憤怒的甩開カラ松的手。
  「嗯?」
  「你可以對我發脾氣,或是覺得我很噁心、討厭我,這些我都可以忍受,畢竟這是我活該應當的。但你這種包容我反而覺得難受。」
  該死!為何這個時候他腦中浮現的卻是那個怪盜。雖然討厭他,但對方對自己的愛不是包容而是真…他多麼希望カラ松對他的愛跟怪盜ブル是相同的。
  在一松掙扎時,カラ松忽然拉起一松的雙手。「不是的,一松。我並不是這麼想的,其實我…」
  『砰!』
  正想開口解釋之時,教堂大門傳來敲擊聲。
  「這麼早就有人來了?」
  カラ松疑惑望著,放下一松的雙手馬上去開門。
  「我們是警察!」
  門一開,一群員警馬上衝入教堂,開始搜索。
  見狀,一松馬上前去阻擋所有警員進入。「……喂!怎麼回事?為什麼全部到這裡來了?行動前怎麼沒通知我?」
  但帶頭的警員馬上亮出搜索證。「有民眾檢舉教堂內部有許多怪盜ブル的竊取之物,事態緊急所以沒有報告就先來調查了。」
  「報告!這裡有三周前被竊取的圖。」
  「報告!這裡有上個月被竊取的首飾。」
  話才剛說完,搜索到贓物的報告便此起彼落的出現。
  「……」
  「松野警部,你也算是這個家的人,這些東西在這裡你都不知道?」
  「……」
  他知道,他怎麼會不知道!他就是為了這點才想盡快把那個怪盜抓到手。這下可好,怪盜還沒抓到,就被警方先一步發現這裡的贓物。
  終究還是掉入那個怪盜設下的陷阱裡了啊……
  就在警員盯緊著一松時,カラ松突然挺身擋在一松面前。
  「這些東西都是被我藏起來的,一松他根本不知道有這些東西。」
  「カラ松!」
  「喔?」警員看著カラ松,又看看他身後的一松。「那這些東西是哪來的?」
  「是怪盜先生寄放在我這邊的。」
  「這句話無法做參考喔!」他勾起カラ松的下巴,一副就是逮到獵物般的眼神。「我甚至可以合理的懷疑你就是怪盜ブル。」
  「カラ松才不是!!」
  在カラ松身後的一松又是上前打掉警員的手。
  「松野警部,你這可是在包庇嫌犯,你知道嗎?」
  「……」
  「別為難一松,他什麼都不知道。」
  「唷!真是令人感動的兄弟愛啊!其實我們警方也捨不得松野警部這麼好的人才因為這種事被革職,我可以當作他真的不知情。不過,松野カラ松你得跟我們走一趟。」
  カラ松大大的吸了一口氣。「…我知道了,只要你們不為難一松。」
  「カラ松!」
  「放心,一松,不會有事的。」
  カラ松又露出平常的那抹微笑,但現在看在一松的眼中滿是心酸。
  明明應該是他要守護カラ松的這抹微笑才這麼拼命的想抓那個怪盜,現在卻反過來變成カラ松為了讓他安心才給了這個笑容。
  到頭來他終究還是被カラ松保護在羽翼下、一點用處都沒有的垃圾。
  「走!」
  警員粗暴的推著カラ松,包括那些贓物,全都被帶出教堂。
  看著被警員帶走的カラ松,一松雙手緊握拳,下唇被牙咬得幾乎出血。
  「可惡啊!松野一松,你連你最愛的人都保護不了!!」
  他大聲嘶吼,聲音迴盪在教堂之中。
  許久,他撇頭看著教堂正前方的女神之像,這是他第一次向神發誓。
  「カラ松……等我!我一定會抓到那個傢伙還你一個清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