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可愛小天使

關於部落格
目前以おそ松さん為主軸~
本命/カラ松 西皮/一カラ
也有布布與其他動漫的文章


*因為天空改版的關係,舊文章格式全亂了,有時間會在做整理,在這之前請大家忍著點吧(?)
  • 121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松 一カラ (警ブル)】屬於我的怪盜 02

  「不!我是關心你被雨淋濕了。」   怪盜會有這麼好心?一松癟了嘴。   「我感冒了病了就不會有人追你了不是?」   「這樣就無趣了,就是因為有你在才有趣啊!」   說著,夜空中就落下一滴雨滴,滴在怪盜ブル的鼻頭上。   「唉呀!才剛說完就下雨了啊!」   語畢,原本的微微細雨突然間變成傾盆大雨,兩人下意識躲進廢棄教堂中。   「看樣子這場雨一時半刻不會停了呢!」   「…」   警部與怪盜在同個室內中,卻因為一場雨讓兩人無法動作。   一松無奈的望著窗外,又見向還是露出一臉令人生氣微笑的怪盜。   「我說你!」   「嗯?」   「沒事…」   怪盜笑著,緩緩拿出剛才偷倒的高級藥酒,再拿出兩口小杯子,打開瓶蓋,倒入。   「喂!你竟然在我面前直接飲用贓物!」   「反正這也是從黑市買到的,原本的主人又不是那家的大富豪。」   他端起斟滿酒的兩口小杯子,一隻自己喝下,另一支遞到一松面前。   「與其給他一直放在家裡觀賞炫富,不如給真正需要的人。這東西傳說喝了能治百病呢!」   「哼!我才沒有什麼病呢!」   「那是誰每次追我追到一半都會痛苦的撫著自己的心窩?在我看來,你根本就是體弱多病。」   「就算死了我也不喝你偷的東西。」   「是喔!」他又是笑了一笑。「你還記得我先前有時會偷了一些特殊藥草,知道它們去哪了?」   「你偷的東西不都是放在那!」   對!他偷的東西無一不是放在他的哥哥的教堂中,希望有朝一日那些東西能夠回到真正的主人身邊。要是過了許久一直都沒人認領,カラ松就會捐到需要的人家手上。   那麼,如果是要草類的東西……   「該不會!!」   思及此,一松臉色大變。   「對,你哥哥都偷偷的加到你的飯菜之中給你吃下去了。因為如果你知道那些藥草是我偷的東西,你一定不會吃嘛!愛弟心切的他只好想盡辦法讓你吃下去。不過…吃了那麼多神奇草藥,你的病情還是沒有好轉啊!」   「這不勞你費心!」說著,一松將自己面前的酒杯打掉。「話說回來,你為什麼老是要誣陷カラ松!他明明是這麼好的一個人,你卻故意陷害他讓他替底頂罪!」   聽了一松的牢騷後後,怪盜瞬間沉默,良久才又開口。「……你是為了他才抓我抓得那麼勤?」   「他再怎麼說也是我哥哥。」   「你喜歡他?」   被怪到這麼一說,一松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正在發燙,連心跳的速度都加快了。   「……廢話少說,是我在問你話還是你再問我話!」   見狀,怪盜ブル露出了詭異的笑容,讓一松看了直發麻。   「你想幹麻?」   怪盜ブル慢慢靠近一松,食指勾起了他的下巴,眼神感覺像是看到美味食物的食客一般,隨時都有想把他吃下肚的感覺。   「警部先生,對方可是你的哥哥啊!是神父!你怎麼會愛上他呢?這可是不倫之戀,身為神父的他是不能接受你的愛的。」   「別胡扯,我才沒有…」   「那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   「不過,我倒是可以代替他來愛你喔!」   「什麼?」   「其實啊!我打從第一眼見到警部先生就認定你是我的人囉!」   還不等一松反應過來,怪盜ブル就把自己的嘴湊上去,緊緊貼上一松的唇。   一松奮力的將怪盜推開,因為剛才的那個吻讓他原本被猜中喜歡カラ松的情緒更加激動。   「你這個混帳!」   他猛力的擦自己的唇,想把留在唇邊的味道給擦掉。   「看這個樣子,這是你的初吻嗎?」怪盜幸災樂禍的大笑。「所以說我成功偷走警部先生的初吻了啊!」   「不過就是個吻,我才不會像女孩子一樣扭捏。」   「是啊!是啊!不過就是個吻,只是可惜初吻不是自己的哥哥。」   「……有完沒完!」   大吼一聲,突然間一松感覺到自己的頭有點暈眩。   還在唇邊的味道感覺像從嘴巴擴散到全身,這是…   「喔喔!警部先生果然酒力超級差的啊!這麼一點點味道就讓你醉了。」   怪盜舔了舔自己的唇,剛才喝的酒味道還在呢!   「你!你是聽誰說我酒力差的!」   「我的情報來源你覺得還會有誰?」   怪盜ブル又再一次上前直接壓倒已經有些迷茫的一松。   「偷了你的初吻之後,接下來要偷你的初夜也是輕而易舉吧!」   「你!!…」   一松試圖反抗,無奈全身使不上力。   「不過你這麼體弱多病,要是一個不小心把你給榨乾就慘了,所以在這之前先把你的身體顧好我們才可以歡樂。」   他拿起身邊的酒瓶,硬是把酒強灌在一松口中。   被迫喝下藥酒的一松因酒精之力,意識更加模糊。   「一松,你要趕快好起來。」   在昏迷的前一刻,他見到怪盜原是玩味的眼神瞬間變得溫柔。雖然被擋住了一隻眼,但那樣的眼神他好像在哪見過?   但酒精的濃度使的他無力思考,眼皮就已不聽使喚闔上。   「一松!一松!!」   「唔!」   被熟悉的聲音喚醒,一松撫著額緩緩起身。   「太好了,你沒事。」   睜開雙眼還以為還會見到那個混帳怪盜,但眼前出現的卻是打著傘的カラ松。   他驚了望向四周,依然是在廢棄教堂之中,雨打在地面的聲音還在。   「カラ松?那個混帳怪盜呢?」   「他告訴我你在這裡,要我快點來接你,之後就走了。」   「什…他既然不怕雨,那進來躲雨到底是為了什麼?耍我?」   想到不久前的那個吻,一松火氣都上來了。   「還好吧!一松。」   「沒事,只是被那個傢伙強灌了一整瓶酒…」   「回去吧!在這裡著涼就不好了。」   カラ松牽起一松的手,將一松扶起。   很久沒這樣被カラ松這樣握著手,又因為方才被抖出來的心事,一松瞬間羞澀,立刻把手抽開。   「一松?」   「我自己能起來。」   他緩緩爬起,忽然間覆蓋在身上的物品滑落在地。   「嗯?這是怪盜先生的披風。」   「怎麼在這?」   「也許他是怕你感冒了蓋在你身上的。」カラ松笑著撿起披風。   「不需要他雞婆。」一松念念有詞著。   「怪盜先生真的很關心你呢!他還為了你偷了很多草藥給你補身體喔!」   「對!說道這!カラ松,你這傢伙居然瞞著我讓我吃下那傢伙偷的東西。」   「因為我也希望一松能趕快好起來啊!」   說著,カラ松露出溫柔的微笑。   見著那雙關愛的眼神,一松似乎想起了什麼。   剛才怪盜所流露出的神情,跟現在的カラ松一模一樣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