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可愛小天使

關於部落格
目前以おそ松さん為主軸~
本命/カラ松 西皮/一カラ
也有布布與其他動漫的文章


*因為天空改版的關係,舊文章格式全亂了,有時間會在做整理,在這之前請大家忍著點吧(?)
  • 12066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松 一カラ (警ブル)】屬於我的怪盜 09(完)

  那次的事件就如同他成為人類後的第一個轉捩點,也算是結束了他長年一直追逐怪盜的開端。
  「那時我有句話要對你說還沒說完呢…」
  「什麼?」
  「我對你並不是包容…我對你的愛是真的。」
  「…這種事早在知道你是那混帳怪盜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啦!」
  畢竟他能感受到怪盜ブル對他那滿滿的愛意啊!那麼カラ松一定對自己也是…
  一松無意的望著四周,看見了那幅令他印象深刻的畫作。
  「カラ松,那幅畫。」
  「嗯?曙光女神?」
  「其實我還滿喜歡那幅畫的。雖然被你偷走了,不過知道之後還會出現在這裡,其實那時有點放心。」
  「沒想到你會喜歡那幅畫啊…我還以為你都沒啥藝術細胞呢!」カラ松刻意帶著驚訝的言語逗弄一松。
  「……還不是因為你。」
  「??」
  「我們死神長年生活在黑暗的世界中,而你是照耀我生命的曙光女神,為我開啟了另個人生。雖然知道太接近光明會讓我自取滅亡,但我還是…」
  「我才不是什麼帶來光明的女神呢!我明知道你就是死神,還自私的把你留在我的身邊,根本不能稱為是神。」
  「無妨,只要我認定你是我的女神就夠了。」一松輕輕觸著カラ松逐漸失去溫度的臉龐,將唇緩緩貼上早已沒了溫度的雙唇。
  僅是蜻蜓點水的一吻,卻讓兩人有了莫大的幸福。
  「一松,謝謝你,能被你愛著、能愛著你,很幸福。」カラ松滿足的笑著,這次他真的滿足了,原本還在懼怕死亡的心已經沒有罣礙,如同沉睡般的閉上雙眼。
  聽到カラ松沒了呼吸聲,一松出奇的並沒因此太過哀傷。
  「…居然比我早走!混蛋神父…」
  見カラ松那幸福的樣子,一松的視線也開始模糊,意識也越來越不清楚,即將消失的身軀忽然有了溫柔微笑。
  「晚安,祝好眠,夢裡再相見吧!我的神父怪盜。」
  接著,一松的身影消失了,沒有依靠的カラ松也直接倒下。


  隔天一早,前來教堂禱告的信眾發現毫無生命的カラ松,雖然哀傷,但見到他臉上滿足的笑容,他們也釋懷了。
  能露出這樣的笑容,代表他是幸福的死去,沒有痛苦。現在的他已經回到神的身邊了,更應該為他慶幸。
  而弟弟一松也在那夜消失了蹤跡,不管是教堂或警局完全都沒找到他的蹤影,他的存在彷彿就在人間消失一般,連身個影都沒有。
  最後,信眾將カラ松安葬,留下這座教堂,等待著下個主人接管。


  在空無一人的教堂中,チョロ松盯著一個個被留下的贓物。雖然是贓物,不過這些東西全是カラ松帶回來準備還給原本的失主,チョロ松也因此對這件本該不被原諒的事睜隻眼閉隻眼了。
  「好久不見啦!女神大人。」
  輕浮到令人生厭的聲音從教堂另一端響起,一隻惡魔坐在教堂最尾端的座椅上和露出厭惡面貌的チョロ松打招呼。
  「真沒想到你會幫助死神啊!」
  「哼!還不是那隻小天使一直拜託我,而且一松他身為人類時也做了不少善事。倒是你,おそ松,竟然會化成人類去當神父的朋友。」
  「嘛!~怎麼說呢!一開始知道一松去當他弟弟了感覺很有趣,所以也跟著去當朋友玩玩~不過…他還真的是善良到令人噁心的傢伙啊!就算知道我是惡魔了還是接納我繼續當朋友。」
  「…所以你就幫他了?偽裝成怪盜替他脫罪。」
  只見おそ松聳肩,不做任何答覆。
  沉默了一段時間,おそ松再次打破寧靜。「カラ松之後也會轉生吧?」
  「當然!只要他的升級考試不斷通過,達到轉生的標準就能。」
  「那會和一松再次見面嗎?」
  「…隨緣。」チョロ松抬頭望著窗外星空。「應該能吧!」
  「也是!他們兩個人犧牲了那麼多,命運之神也會憐憫他們讓他們再續前緣吧!」
  「……你可別到時候又變成人類去玩弄他們!」
  「…這可不好說!」說著,おそ松露出玩味的笑意。「女神大人不一起來嗎?在他們身邊繼續守護他們。」

  樂團的準備室中,一人拿著筆不停轉啊轉,盯著眼前的樂譜皺眉。
  「啊!壱~真難得你會想自己寫歌啊!」
  全神貫注在樂譜上的人,完全沒有發覺在自己背後的另一人。
  「給我滾蛋!OSO!」
  壱慌張的把桌上的樂譜蓋住,不想被這神出鬼沒的傢伙看見任何一點東西。
  「什麼?什麼?這麼慌張?難道是不能見人的歌嗎?」
  見狀,OSO更是好奇的硬是把樂譜搶來。
  他盯著滿是音符的紙張,完全看不出有什麼羞到不能見人的東西。
  不過,在他看到樂譜上為歌曲取的名字時,他露出了心懷不軌的笑容。「原來是寫給架羅的歌啊!」
  「什麼!?給我的?」在場的架羅聞言雙頰瞬間染上紅暈。
  「才怪!才不是!」否認的壱,現在臉蛋比架羅更加紅潤。
  「不是嗎?歌名是曙光女神。你在喝醉的時候有說過架羅就是你的曙光女神啊!」
  「少在那邊胡說八道!才沒有!」
  壱把樂譜搶回,臉早已紅到不能再紅。
  眼神不小心與架羅對視,架羅馬上給他一抹羞澀的溫柔微笑。
  就是這個微笑,和記憶中一樣的笑容,讓他腦中譜出這首歌,是獻給過去那個混帳怪盜笨蛋神父、現在那個愚蠢又可愛的歌手的歌曲。
  「喔~你們剛剛對視了!」
  「才沒有!小心我戳瞎你的狗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